咖啡——愉悦人类的苦涩

  咖啡用它特有的苦涩已经征服人类好几个世纪了,不管男女,都对它爱不释手,欲罢不能。这样一杯又浓又黑的饮料,不仅能够创作出流芳百世的艺术作品,还可以激发出举世瞩目的伟大发明,同时也能见证魂牵梦绕的传世浪漫。然而,与生俱来的苦涩,在愉悦人类的同时,也不禁让人倍感惊奇。

咖啡(Coffea arabica)
咖啡(Coffea arabica)

  咖啡(Coffea arabica)和茶(Camellia sinensis)、可乐果(Cola acuminata)、巴西香可可(Paullinia cupana)等饮料植物一样,种子或植株的某些部位都含有咖啡因,而咖啡因是一种很有效的天然杀虫剂。鲜活的咖啡种子在发芽时,浑身上下都有浓度很高的咖啡因,不仅可以抑制细菌的滋生,昆虫或者蜗牛咬上一口也会一命呜呼,甚至还可以抑制周围其他植物的生长。新生叶片中咖啡因的浓度要比我们常喝的现磨咖啡高出10倍,而成熟叶片的咖啡因主要集中在叶子的边缘,因为这里是昆虫最先下嘴的地方。看到这里,我们不禁要问:为什么让我们人类乐此不疲的物质居然是植物体内的天然杀虫剂?

咖啡(Coffea arabica)的果实
 
咖啡(Coffea arabica)的果实

  咖啡原产于埃塞俄比亚,在这片土地上至今还流传着牧童卡迪发现咖啡的故事。虽然埃塞俄比亚人民饮用咖啡的历史非常久远,尽管现在对咖啡何时经历了何等的事件传入也门也众说不一,但是有一个不争的事实,那就是到了15世纪末,咖啡已经让也门的摩卡港(Mocha)成为了世界贸易的中心。喜欢咖啡的人一定注意到“摩卡”两个字怎么这么耳熟能详呢?对,摩卡港就是摩卡咖啡的渊源。

巴勒斯坦妇女在碾磨咖啡豆(1905年摄)

巴勒斯坦妇女在碾磨咖啡豆(1905年摄)

  那个时候,咖啡给阿拉伯世界带来了巨大的财富。为了控制住这种像摇钱树一样的植物,咖啡豆必须经过烘焙或者蒸煮灭活以后才能离开摩卡港。直到公元1670年的一天,一位来自印度的苏菲派穆斯林在从麦加朝圣回程中路过摩卡港时,将7粒鲜活的咖啡种子偷偷地藏匿在胸口带回了印度。从那以后,咖啡就像风一样传播到欧洲以及欧洲在亚洲的殖民地,最后抵达美洲大陆。一时间,咖啡成为很多热带国家的主要经济作物,其中以拉丁美洲发展最为迅速。

采收咖啡豆
 
采收咖啡豆

  然而,令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。原本基因丰富的咖啡从埃塞俄比亚抵达也门时,损失很多;而那7粒种子走向全世界的时候,基因多样性已经狭窄到不能再狭窄的地步,之后又经历很多次的人工选育,情况变得更糟,这让栽培中的咖啡面对咖啡驼孢锈菌(Hemileia vastatrix)一类疾病时,显得脆弱不堪。今天,叶锈病像瘟疫一样正在摧残着全球的咖啡产业,至今人类还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。也许将来咖啡爱好者们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:要么承受涨价,要么忍受品质降低。

咖啡(Coffea arabica)的花
 
咖啡(Coffea arabica)的花

  咖啡是一种神奇的植物,用苦涩愉悦了人类,在拓展了人类幻觉疆域的同时,也让自己从埃塞俄比亚高原走向了全世界,不知道是人类征服了咖啡,还是咖啡征服了人类。也许,每当你端起一杯香浓美味的咖啡仔细品味时,都有一个狡黠的微笑在对你说:谢谢!






标签:
咖啡
人类
苦涩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咖啡培训网 » 咖啡——愉悦人类的苦涩

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